柏絮_一只阿拉斯加犬

温和好相处!
图文双修不精
有产粮的列表:
FF14/ELS/FGO/原创/i7
请找我玩!

【安雷】诱惑之红

-Attention!-

-是古早之前的十五色题系列,吸血鬼安迷修及猎人雷狮。

-食用愉快!

OK?

 

安迷修站在风中。

他看着山丘下被夕阳与火灼红了的城市,想象着里面那些无辜的市民在大声叫喊、四处逃亡,他们的生命正在燃烧,给他带来了混着铜锈与硝烟味儿的血腥气,那仿佛在诱惑他冲进那片似血的红中去。安迷修握了握拳,这股气味让年轻的吸血鬼有些焦躁。

他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进食血液了,不是因为他像个极度抗拒人类血液而通过血包进食的异类;他现在站在这里望着城市干等得焦急也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因为以他现在的力量无法与山丘下那些家伙对峙。

而这一切的原因来源于一个安迷修一直在寻找着的人——

雷狮。

 

 

安迷修知道雷狮在那座城市里。那里正上演着一场残酷的战争,那是关于吸血鬼与猎人的生存之战。

安迷修曾经与无数个吸血鬼的死敌碰过面,却从来都是对他们充满厌恶的,不仅仅是因为血猎从来都是危害他的族人的无情屠夫,还因为那些家伙充满了令人不可置信的扭曲与疯狂。他曾经试图劝说一些血猎不要对无辜的吸血鬼下手,却从未成功。——从那以后,安迷修便不再浪费口舌,而是直接与他们战斗。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他都不会后退一步。

于是,在长久的岁月过后,安迷修与其它吸血鬼中的精英一起被寄予了消灭血猎的厚托,而安迷修便也将此作为自己的使命了。

那可真是些疯狂的家伙,安迷修想,他皱了皱眉,脑海中浮出那些吸血鬼猎人是如何残忍地虐杀一只吸血鬼的场面,而那之后,他又想起那些家伙又是如何被自己引以为豪的锋利双剑切去了头颅。——无论何时,他都愿意守护那些弱小而可怜的吸血鬼,安迷修自认为他就是为了这些事而诞生的。

 

 

因为特立独行的性格与行动,安迷修被认为是个吸血鬼中的异类,而雷狮也是,他是一个吸血鬼猎人中的异类。雷狮从来不会去享受吸血鬼的痛苦,而是直截了当地结束他们的性命;他不听从猎人协会的指挥,因为目标不够值钱,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而安迷修第一次遇见这个奇怪的吸血鬼猎人,是在一个不寻常的雨夜,那时的雷狮还是一个少年。

 

 

= = =

 

 

狂风大作,暴雨扑打着迷路的吸血鬼的面庞。

“今天怎么回事……”

边叨念着天气变化无常,想念着前几分钟无云的晴朗天空,安迷修走进一片阴暗的树林。脚下的泥土柔软地微微陷了下去,雨声的响动中,安迷修那比常人机敏了好几倍的听觉让他听见微不可闻的呻吟声。

是人类吗?还是吸血鬼?

安迷修僵了僵,未知对方是敌是友,他仍然决定一探究竟。他有一种直觉,前面的东西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威胁……脚下的路太难走了,就此后退说不定会被发现而遭受袭击,他给自己找了个小小的理由,壮着胆子拨开被雨和柔光打得娇嫩的树丛。

安迷修愣了愣,是一个人类——一个受了伤的人类。树丛里,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警惕地盯着他,安迷修被那有些湿润的眼神盯得心跳加快,后来他知道,这人从不会露出这种眼神,那只不过是雨水给他的幻觉。

“走开。”

他听见少年如此说道,浓重的血腥气味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安迷修注意到这个拥有着漂亮眼瞳的男孩受了很严重的伤,手臂、肩膀、腹部……他小心翼翼地在对方涌出血味儿的部位扫视过一遍,难言的冲动感涌上吸血鬼的心头。

“你受伤了。”他简单地回应了对方的警戒,“如果不及时处理,你就会此丧命。”

保持着最基本的理性,安迷修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那么令一个人类小孩害怕,他隐藏起自己的獠牙。

而少年却盯着安迷修的眼睛,紧紧皱起了眉,“我不需要吸血鬼的救助。”

安迷修一时语塞,他的伪装真的这么好被看破吗?正当他组织着语言的时候,他看见对方伸手扶着树干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腿软而险些跌倒,安迷修心下一惊,上前一步去揽住少年。“别逞强,人类。”

“借用我的力量,你能够生存下去。”

安迷修的手掌上一片温热,血色在对方的身上不断地扩散开来。他的伤口裂开了,而且正在变得更严重……安迷修心想,他是时候答应了,在人类情愿的情况下,安迷修才能够救助他,不仅仅因为吸血鬼与人类体质间的不合,同时也是因为安迷修本身秉承的“骑士精神”。

这时狂乱的雨声听上去竟如此让人心烦,终于,皱着眉的少年发出一声低笑,轻轻开口:“好。”

 

 

于是安迷修便凑近了去。那带着淡淡香气的血开始让他有些头晕了,大片大片的红色在阴暗柔和的斜光下看起来如此诱惑,安迷修的吸血鬼本能在疯狂地叫嚣着,用以掩饰的青绿色眼瞳也变成了原本属于吸血鬼的那抹深红,此刻骑士是彻底的吸血鬼。

安迷修将对方轻轻按在树干上,尖锐的獠牙刺破少年颈上光滑的皮肤。他的血液是那样美味,安迷修心想,手掌底下少年的身体正渐渐从冰冷中恢复,淡淡的温暖光辉仿佛穿透了雨色,将人类与吸血鬼联结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契约结成了。

 

 

在那之后,安迷修知晓了他的名字,他叫雷狮。这个名字与安迷修对他的印象极为符合——一头雄狮,警戒而又充满力量。他知道契约无法让雷狮留下来,他们间的契约不需要让两人时刻待在一起,他那时除了对方的姓名以及面容外一无所知——连雷狮是一个吸血鬼猎人,也是安迷修在与他分别之后听说的,这着实让安迷修吃了一惊,他敢确定那时的雷狮才16、7岁的样子,这样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年幼的人类,竟然是个吸血鬼猎人?

就算尚年幼,雷狮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子猛兽的雄风仍然让安迷修感到来自超乎人类力量的震撼感与隐隐兴奋,那让他无法抑制地对雷狮予以关注,日渐一日,连吸血鬼自己都未曾发觉。待回过神时,安迷修猛然醒悟,那个他总是在追逐着的背影已经与契约一同深深烙印在他的灵魂里。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至少在作为吸血鬼现世的几百年间他从未体会过,在经历过无数的困惑之后,安迷修决定暂且将其理解为对于血液的渴求,却把那余下的不解藏进了心里,他想,他需要从雷狮身上寻找答案。

 

 

在长久的接触与观察中,安迷修发现雷狮的血液能够给他很持久的力量,因此他也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不进食的状态,而依照契约的内容,安迷修有多强,雷狮就能够有多强。因此,他们都有着向对方索取的需求。而正巧的是,他们都能在需要的时候遇见对方。

 

 

“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没了你也照样活得风生水起。”

雷狮重重地把啤酒杯砸在木桌上,浑身酒气熏得坐在对面的安迷修耸了耸鼻尖,颇为无奈地瞅了一眼看样子已经有点醉了的雷狮和被砸出个坑的桌子,“得了吧,要不是我救你你早是一具尸体了。”这说的可是实话。

雷狮也知道这是实话。“安迷修,那就是你所谓救死扶伤的骑士道?你面对的可是一个猎人。”

雷狮又喝了一口酒,他将空杯随手放到了一边,眯着眼望安迷修。眼前的吸血鬼自称为骑士,这在雷狮看来却是件可笑的事情,这场血腥的战争有什么正义可言?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比那些充满了腐臭味的屠杀者们所崇信的疯狂好得多,这又让雷狮有些欣赏安迷修了。每次见面,吸血鬼都能让雷狮感到新奇,他仿佛成了雷狮那永无止境的探险中的一个巨大宝藏。

他成了狮子的猎物。

 

 

“对了一半。而且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猎人,如果知道的话,我可能就不会救你了。”安迷修不可置否地扯开一个浅笑,下个瞬间,他身体里传来一种刺痛。他在城外等待时便因这种时而出现的痛感而感到些许不安——这是他的吸血鬼身体渴望食物的叫唤。于是安迷修轻轻地皱了皱眉,忍受这种侵蚀般的刺痛比他想象中还要困难,他捏了捏泌出冷汗的手心。

解药就在眼前。垂下眼帘,安迷修想,要忍住。吸血鬼的冲动若是释放出来,他甚至会扑上去吸干对方的血液……安迷修不想在雷狮毫无防备的时候袭击他,更不愿看见雷狮在他的獠牙下死去——即使是需要战斗,他更愿意用自己的两把爱剑正正当当地与雷狮决个胜负。

……只要忍过这段冲动,他的吸血行为就能变得安全。他并不是对自己的意志没有信心,只是,他不能保证事情按照他的预想而发展,他有种感觉,这次的冲动来得特别猛烈,但这并不单纯是进食的冲动。

一阵沉默在两人周围蔓延开。

 

 

蜡烛摇曳的暖色光芒吸引来了扑火的蛾,雷狮的半张脸埋在阴影中看不真切,只剩他紫色的眼眸仍然跃动着光芒,微微摇晃的影子在旧酒馆中拉得细长。

安迷修在饥饿带来的痛苦中继续挣扎着,他有些后悔前几个小时没有反对雷狮在刚打完仗而残破不堪的城市里寻找能喝酒的地方,他本以为这里的建筑都被毁光了,天知道雷狮是怎么从断壁残垣中分辨出酒馆的方位,还熟练地找到了地下完好的藏酒室的?

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想了半响最后只好归咎于自己当时没及时把雷狮带出城。现在好了,一静下来他又闻见雷狮身上飘来的血味,那是从雷狮在与吸血鬼,或许还有某些不长眼睛的吸血鬼猎人,战斗时受的伤上的绷带缝隙里飘出来的,雷狮的外套沾满了敌人的血液,早就被他扔在城市不知名的角落里。

“下雨了。”雷狮的目光转向了窗外,他将自己的双手垫在脑后,两脚顺势便交叠搁在桌上,靠着椅背调整了一下姿势,“要是不停雨,咱两就得在这凑合一晚了。”

安迷修没有回应雷狮,他已经无暇顾及此刻的天气究竟如何,光是与刺痛和渴望作斗争,就已经用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可是那痛楚却越发难以忍受,安迷修双手交叠紧握,在桌面下被他自己捏得发白,他的眼眸在红与青中变换。

“安迷修,”许久,他听见雷狮再次发话了,沙哑低沉的声音让安迷修心尖打了个颤,他从对方的语调中听出笑意与一丝疲累,“你要吸就吸,别忍着了。”

“呃?”

安迷修惊讶地抬头看向雷狮,却一下撞入那深邃的瞳中。对方似是已经看了他很久。安迷修尴尬地老脸一红,握拳咳了声,将目光移开了。“我怕我待会儿把你给吸得不省人事……”

“你搞笑吧安迷修,别告诉我你就这么点本事,活了这么久连吸血都控制不好力度?那你还是去吃番茄好了。”语毕,雷狮打了个哈欠,眯眼间听见对面沉默许久后传来椅子与地板间的摩擦声响,睁开眼时安迷修已经站在他身侧。望着他的眼眸已变成了红色,安迷修脸上表情复杂得不行,眉间皱纹让他的表情看上去比战斗时还要凶猛上几分。

雷狮扯开一个他惯用的恶劣笑容。好吧,傻骑士看来已经中了招了。他早就知道安迷修这时候半边脑子都给吸血鬼冲动给占去了,能再做到与一样平常冷静回应他的激将法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迷修的手不轻不重地拍在雷狮腿边的桌面上,烛焰摇晃间他的獠牙忽隐忽现。“我不像那些放弃了自己理智的吸血鬼,雷狮。”

“嚯?”闻言,雷狮挑了挑眉,把双腿从桌面上放了下来,直直地望向吸血鬼红色的眼底,似是要看透他的一切、这让安迷修感到不适,“……那你倒是做啊。”

 

 

不再多说什么,安迷修弯下身子伸手扯下猎人那身黑色紧身打底衣的领口,他扶着雷狮的后脑勺,指尖穿过柔软的黑发。吸血鬼冰冷的獠牙没入雷狮颈侧脆弱的皮肤中,丝丝甘甜血液流入安迷修的口腔,在许久未得以汲取血液的满足感与余下那几分如咚咚敲响的警钟般的自制力不停纠斗中,他在同往常般的摄取量里停了下来。

雷狮正阖着眼任他获取血液,安迷修的头发蹭得他有些发痒。他感到颈间咬痕处滑过一阵粗糙触感,安迷修正用舌尖舔舐着从那两个小孔里溢出的一丝血液,那种感觉让雷狮立马起了鸡皮疙瘩,仿佛从咬痕里漫出一股子让人酥软的麻意。他立马觉得不对劲了,抬手就想要推开安迷修的头。“喂,安迷修!”

安迷修这时倒反应得挺快,瞳孔微微一缩变回了青绿色,捉着雷狮想要往他头上拍过去的手,瞥了眼对方脖子上那两个鲜红印记,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口水,于是他压低了声音。“抱歉。”

安迷修望着雷狮,重新补充了力量的吸血鬼此刻像充满了电,眼里闪烁的光芒让他看上去像在渴望着什么,而事实上,他被那丝过饱和而逸出的血气所带来的诱惑整的有些不知所措,他盯着雷狮的脸思考起来。

“混蛋,以为说句道歉就能了事?”雷狮挑了半边眉,抬起脚便要往安迷修那儿踹过去,安迷修舔了舔唇,闪身躲过雷狮的动作,还顺着他后仰身子的力道再次俯下去,嘴唇挨着雷狮的鼻尖往下滑到唇瓣摩挲,温热气息之间雷狮听见安迷修呢喃般的声音:“那加上这个如何?”雷狮微不可察地僵了僵,他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扯着安迷修的领带,伸出舌头撬开吸血鬼的牙关,擦着他的尖牙往里探去,交缠直到喘不过气。

完了他嫌弃安迷修嘴里一股子血味儿,用手背擦了擦嘴唇,手指关节敲击着桌面发话。

“安迷修。”

“怎么?”

安迷修见雷狮映着烛光微微发红的面颊不经意间翘起了嘴角,绿眸笑得弯弯,连回应里都带着笑意,雷狮见他笑得开心的样子,捏拳往他那瞪了眼,对方的笑容便有些僵硬在脸上,如此,雷狮才缓缓地继续说道,“别忘了,你是吸血鬼,而我是吸血鬼猎人,我们是敌人。”

“我知道。”

安迷修回应道,他顺手帮雷狮将领子拉了回去恢复原样后,垂眸望着这个年轻气盛的、自信的,甚至有些狂妄的吸血鬼猎人,他厌恶吸血鬼猎人……但是,安迷修想,眼前的这个人却是个例外。他并不厌恶与雷狮往来,甚至,安迷修还是期待着与他的见面的。

雷狮猛然间抬起头来。屋外的雨已经停了,月光从天幕之上洒落下来,挟着云间的星辰一同在窗外照进的光芒中闪烁,为屋内的所有渡上了柔软的边缘,也在雷狮眼底投下一道暗光。

他的眸中倒映着安迷修。

雷狮的眼睛像他曾经跟安迷修说过的那片浩瀚无垠的大海,安迷修喜欢沉浸在里面。

安迷修凝望着那片海,猛然之间发觉他深埋于心间那道疑问的答案。雷狮身上有着吸引他靠近的气质,殊不知雷狮同样这么看安迷修,这比血液还要让人上瘾。

“但你——安迷修,你只能由我来杀死。记着了,你是老子的猎物,可别轻易败在别人手上。”雷狮如此说道,伸出一只手勾过安迷修的脖子,直将他的身子强行压下一大截,几乎与他撞上鼻梁。

“我还没弱到会被那些家伙杀死的地步。”安迷修近距离地看着雷狮,那股子隐隐的冲动再次从他深藏在心里的小盒子里满溢了出来,这一次,他不再压抑着它了。

“终有一天,我也会亲手将你讨伐掉,在那之前,我绝不会被打败。”

他青绿色的眸中满是坚定的决心,那澄澈的目光中,雷狮第一次完全知晓了安迷修厚重的情感,那些安迷修自己都不曾去体会感知的,终于得以释放。

此刻,他们的心灵亦是相连的。不是因为吸血鬼与人类的契约,而是他们自身对彼此的坦诚。

“哈,你这是在向我下战书吗?”雷狮低低地笑了几声,转手推开安迷修的肩膀,顺势便站了起来,“行吧,我就接受好了。”

雷狮站在月光之中,他眼底的海仿佛亦被那温柔的光照透了般,波浪不停地翻涌,直翻过安迷修的心头。

“期限是无止尽。”

——那是一个得意的掠夺者的光芒,安迷修想。长居于安宁的黑暗中的吸血鬼,却被诱惑着,向那灼人的光踏上旅途。

诱惑着安迷修的不止是雷狮鲜红甘甜的血。

还有他的勇气与无尽的自由,一个海盗般的自由。安迷修只能如此形容,他想起雷狮某天曾这样自称道。很适合他,安迷修当时是这么回答的,那么我就能以骑士的名义去打败一个海盗了,然后载入史中,成为一段佳话。

雷狮却说,谁知道一定会是骑士打败海盗?他甚至可以把骑士一同掠走,别自大了,安迷修。

现在想来,安迷修暗自对自己苦笑,也许那样的结局也不错,但却违背了骑士守护家园的信仰与良知,他不会成为海盗的骑士,但他可以守护雷狮这个人。海盗可以畅快地与骑士打一架,然后在酐畅淋漓的对决后跟骑士分享路上的一切,把他们斗个你死我活的约定留到下次实行,多享受一次强者间的比试。

知晓海盗向往的星辰大海与无尽宝藏,也知晓骑士所守护的那些美好与坚定信仰,安迷修期待起他们的下一次相遇,他笑着回答:

“——随时恭候。”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