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絮_一只阿拉斯加犬

温和好相处!
图文双修不精
有产粮的列表:
FF14/ELS/FGO/原创/i7
请找我玩!

【Elsword】Smaller! (1)

说好的BMRS缩小化。7cm脑洞被我吃到肚子里了。这篇文难产了好久。别问我干什么去了,你在鱼塘里就能找到我。

 

-Attention!-

-Elsword相关,BMRS。(微RSBM

-两人恋人设定却还没上三垒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RS已成年设定。BM缩小化到10岁左右,心理年龄不变。基本欢乐向,剧情发展有点长,文风有毒慎重食用。

-含R18内容,请未达龄在家长陪伴下观看(屁

OK?

 

 

在许久的沉默中维持着大眼瞪小眼的局面,符文杀手第一个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锋、锋刃哥?!”

面前的锋刃武者,不,准确地说——是变成小孩子的锋刃武者,也以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他。

 

 

时间回到数小时前。

 

 

符文杀手暗暗发誓,这是他迄今为止一觉起来感觉最糟糕的一个早上。

宿醉导致的头疼欲裂让他醒来十几分钟仍然意识恍惚。迷糊之间他还记得昨晚刚从拜德秘境跑回来的锋刃武者啥都不说闷头就倒在他家门口,喝多了迟迟回来的他好不容易把这个比自己体型大上一圈的人拖到自己床上——老天,他那时候还像个恋爱中的小姑娘般脸红心跳了好久——然后呢。

等等,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符文杀手一下像是被泼了桶冷水一般清醒过来,抬头就往身边看去,但并没有看见锋刃武者的身影。

“早上就走了吗……”

符文杀手叹出一口气,心底庆幸的同时也免不得有些小失落。

 

——就不打算多留一会儿培养培养感情吗,这家伙。

符文杀手有些郁闷地叹出口气,搔了搔散开在肩头的红发起身前去洗漱。

 

 

虽说不久之前他们才正式地确认了恋人关系,但也仅限于牵手和拥抱,和偶尔的亲吻。在这之上的亲密行为,两人自交往开始都没有主动提出过。

虽说对于现状就已经十分满足,但有时候,锋刃对他的态度未免有些太过冷淡。他知道对方已经给与了他所能给予的最大关注,但他们两都不是喜欢粘人的性子,与魔族的抗争也还在继续,所以他们没办法太长久地待在一起。

但是该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对方不在身边的感觉也是挺难受的。至少符文杀手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才会希望锋刃武者能够分出多一些、哪怕是喝茶的时间与他待在一起。

但是,想到昨晚……不,完全想不起来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唉。”符文杀手晃了晃头,将脑海中杂七杂八的想法和面上的红晕一并甩去。

 

接着,他打开浴室的门。在看见里面正拨弄着头发的娇小人影后,他大脑直接当机楞在原地。

 

“…………”

 

不知多久之后,浴室里端正坐着的人才抬起那只不同于人类的纳斯德手臂向石化的符文杀手结结巴巴地打了个招呼。

 

“……呃、那个,早安,符文。”

 

面前的,正是缩水不止一圈的锋刃武者。

 

符文杀手觉得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

 

 

最后,符文杀手还是乖乖承认了一大早起来发现恋人缩水成小孩子的事实。此刻锋刃武者正穿着他童年时期的衣服坐在对面喝茶,那件衬衫上童趣的小黄鸭在符文杀手眼前飘来飘去,最后被元素导师聒噪的声音镇在了狂锋武者的前襟上。

“啊啊锋刃哥变得好可爱喔好想捏捏!小孩子真是可爱啊!”

拜德第一的大魔导师爱莎正紧紧地以十指相扣的方式握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两眼发光地盯着正喝茶的锋刃武者,眼神犀利到能把人戳穿。

 

“元素……别这样。”锋刃忍不住开口拒绝她的视线,可惜这并没有对元素起到多大的作用,该盯的地方还是一样盯。

“别这样说嘛!……啊,我这可是在观察你的状态喔!别想太多了!”

……这家伙,刚才还说什么来着!符文杀手很无奈地双手拍在桌子上站起身,以吸引元素导师的视线。在成功引到对方一个白眼之后,他差点爆出青筋。

“好了元素!你别再盯着锋刃哥发花痴了!”

 

听到这话之后,元素撇了撇嘴,总算放弃继续向锋刃投去热诚的视线,转而端坐在椅子上翻开她那本厚到一种境界的魔导书。

“根据我的观察,锋刃哥应该是误中了一种能短时间让身体时间返回幼年的魔法。”元素将书本翻个个儿,用手指点了点她那密密麻麻的魔法记载。

望着紧凑成一团的文字,符文杀手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无助。正当他努力寻找着元素方才所指的地方时,锋刃武者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返老还童’吗。很像是霍亚金用的手段。能够再次逃脱出去……他在被抓捕的日子里研究出什么奇怪的药物也不奇怪了。”

 

“欸是喔!我听骑领说你昨天去了拜德秘境来着?结果如何了?”

元素导师睁大眼睛望着他,右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她对霍亚金的那些药水和研究材料感兴趣很久了,可惜每次她跟虚无一去格雷特遗址,霍亚金就跑得没影,想抓都抓不到,更别说打听出材料的去处了。

 

“是,他拜托我去那边调查……结果没抓到霍亚金,反被他砸了瓶药水。”

锋刃武者皱了皱眉头,满脸的不悦。估计也是被药水砸到头晕眼花,没办法才回来,所以才会感到挫败。但是变小了的锋刃那副圆圆的包子脸失去了原本的威慑力,让场面看起来一点都不严肃反而还有几分小孩子闹脾气的感觉。

 

符文杀手开始庆幸无尽之刃此刻不在这里,不然他一旦被这个气氛戳中笑点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同时,远在桑德斯的无尽之刃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所以……这个效果到底会持续多久啊?”符文杀手有些担忧地询问道,锋刃武者这样子是没办法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了,但偏偏最近正是格雷特们奋起反攻的时候,帝剑骑士和骑士领主正在前线忙得焦头烂额无法脱身,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闲下来的锋刃武者去拜德秘境调查情况。

 

“我怎么知道,这个情况是第一次见欸。法术的名字也只是前人有过记录而已。”元素导师没好气地大力合上了书本,她对行踪诡异的霍亚金(的研究材料)感到了无比的头疼。

按着额头,元素导师对着同样面色凝重的两人竖起一根手指。

 

“最少一星期,最长一个月。”

 

符文杀手和锋刃武者面面相觑。

“也就是说,这个情况在最坏的情况下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片刻之后,符文杀手挠了挠脸颊如此说道。“准不准啊?”

“看你的样子,是在怀疑天才美少女魔法师爱莎大人我的实力咯?”元素导师挑起一边眉毛,抱起双臂露出不满的神色,很快又摆摆手叹出一口长气。“唉,不跟你这臭小鬼较真。”

 

“……喂喂你这家伙!谁是小鬼啦!我已经成年了诶矮冬瓜!”符文杀手终于忍不住再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手比了比两人之间的身高差。

“啊你说什么,笨蛋!”

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锋刃武者只好无奈地劝说起来。

 

……结果两个人都还是小孩子啊。他在内心如此想到。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