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絮_一只阿拉斯加犬

温和好相处!
图文双修不精
有产粮的列表:
FF14/ELS/FGO/原创/i7
请找我玩!

【Elsword】Smaller! (2)

-Attention!-

-Elsword相关,BMRS。(微RSBM

-两人恋人设定却还没上三垒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RS已成年设定。BM缩小化到10岁左右,心理年龄不变。基本欢乐向,剧情发展有点长,文风有毒慎重食用。

-含R18内容,请未达龄在家长陪伴下观看(屁

OK?


拜德闷热的夏风从街道的尽头吹来。在炽热的日光之下,符文杀手不得不眯起眼睛看路,以免眼睛受到太大的伤害。他抬手抹去额上的汗水,藉着手掌打下的阴影悄悄看向身旁的锋刃武者。

自从元素导师公布出返老还童药水的预估期限以来,已经过了两个星期,眼看一个月就要过去了,可是锋刃武者却丝毫没有变回原来样子的征兆……

 

不过他本人看上去倒是习惯了这幅身躯。符文杀手还记得,几天前,末日武者啥都不说拖着小锋刃就去了竞技场比试,最后还是被对方打倒在地。虽说身体变小了,但锋刃武者的能力显然不容小觑,这也是为什么帝剑骑士会同意锋刃和符文一起在城内巡逻的原因。在战争这样紧张的时期,能帮忙的人当然是越多越好。

 

“符文?”一声呼喊拉回了符文杀手的思绪,他下意识回应了一声,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牵住了。“你还好吗?”他看向锋刃武者那带着迷惑的眼睛,突然感觉脸颊一阵热意涌上。

 

糟、糟糕……!!

 

不易察觉地倒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脏的狂跳之后,符文杀手抽出被牵住的手往锋刃的头顶上揉了揉,紧张到拼命眨眼睛。“咳……我没事!不用担心啦,继续继续!我们还有一大段路没有巡呢!”

 

“嗯……?”锋刃武者挑起一边眉毛,显然是注意到了对方有些异样的状况。无奈地轻轻挪走对方搭在自己头上的手,正想开口询问时,一声微弱的爆鸣声自街角传来。

 

沉默瞬间蔓延而开,只剩风声与持续的爆鸣声回响在空荡荡的街道之中。符文杀手与锋刃武者对视一眼,几乎是同时施力奔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夕阳的暖橙光芒与房屋打下的阴影交替覆过视野,循着声音在街上七拐八拐,庆幸着隔离区里面一个闲人都没有,方便奔跑搜寻的同时,锋刃武者渐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符文!等一下……”他放慢了奔跑的脚步而抬起头,不料本应跑在他前面的符文杀手早就没了踪影,眼前只剩下偶尔闪烁几下的路灯和飘散的落叶。

 

 

===

 

 

快速地奔跑着,符文杀手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不断的下降,而面前似乎还是无止尽的街道,无限地向远处延伸。不行!再怎么说……这样的情况也太过诡异了!不甘地皱了皱眉头,符文杀手正打算停下这场看似无休止的追逐战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诡谲的笑声。

什么时候……!?心下一惊,他迅速抽出背上的大剑转身面向那忽然出现的声源,而他背后那一身厚重服装、身上还挂着诡异药瓶的格雷特——就是对锋刃武者下药的家伙,霍亚金。

 

“锋刃哥!小心……嗯?锋刃哥?”几乎是反射性地出声提醒,未得到半声回答后,符文杀手才注意到狂锋武者与他走丢了。可恶……麻烦了。他内心隐隐约约升起一丝不安,不是担忧他单独面对格雷特战力领袖之一的霍亚金,而是担忧锋刃武者是否遇上了什么危险。毕竟被变回了小时候的模样,虽说表面看上去战力并无多大变化,但长年的相处让符文杀手非常明白——如果现在锋刃武者遇上一波格雷特,他是顶不住的。

数量上的优势,是没办法的事情。

 

似乎是注意到对手的走神,霍亚金刻意拉高了声调引起符文杀手的注意:“艾索德!艾尔搜查队的家伙们似乎都很看重你啊……!”

眨了眨眼睛,他马上将思绪收回,放到眼前对他一个人来说还是有些棘手的敌人上来。紧皱着眉,他也放响了声音壮大自己的气势。“那又怎么!我是不会让你伤害他们的。独自深入敌营,还真是大胆啊?霍亚金,吃了那么多苦头还不够吗?”握紧了剑,他嘴边翘起一抹笑容,“正好,就让我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失败的滋味!”

语毕,他捏着火符文抢先攻向霍亚金。而此时,霍亚金只是再次发出了那刺耳的笑声,如同印证了符文杀手的不安似的,那橙亮的火符文,直直地、穿透了霍亚金的身体,落到他身后的地面上。

 

“什……?!”自半空落回到地面上站稳,符文杀手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下一刻,多次与霍亚金交手的经验告诉他——他早就已经陷入了霍亚金的幻境陷进里。难怪这条街道怎么跑也到不了尽头,原来是幻境的作用……也许他还在原地傻瓜似的转着圈圈!

 

“哈哈哈哈哈!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了吗,艾索德。”霍亚金边笑边抖动着他那臃肿的身躯,藏在护目镜后的眼睛放出危险的光,“就连自己早已被下了药也不知道,真是可怜的家伙,嘿嘿嘿……”

 

糟糕!霍亚金这话一出口,符文杀手便感觉到自己身体意外的疲软,将武器插入地面后勉强地扶住了剑柄,先前狂奔的疲劳似乎都在此刻一齐涌入他的身体……汗滴不停地从他的下颚滴落,眼前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紧咬着牙关,他直起身体再次尝试向霍亚金挥剑而去——可惜,这下不仅落了空,他也一头栽在地面上。“唔……!”

 

“痛苦的感觉怎么样,艾索德?哈哈哈哈哈……这下,我的药水可算研制成功了。哼,这种药可是只有接受真爱之人的亲密接触才会解开的……你这样的小鬼,还不懂得什么是爱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霍亚金仰起头,那一阵让符文杀手感到头疼无比的疯狂笑声在一阵寒风吹过之后戛然而止。“哼……幻境被破开了,我先前安置的药水喷洒器也差不多完成使命了吧……你就乖乖等着身体缩小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到来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可恶,别、跑……。”符文杀手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也只能是碰到霍亚金虚影的一角,随后,他渐渐地在光芒黯淡中失去意识。

“锋刃……哥……”

 

 

===

 

 

锋刃武者手里提着途中碰见的一只鬼鬼祟祟的格雷特,四处搜寻着符文杀手的身影。他侧头望了望房屋缝隙间越来越微弱的光芒,再次加快了脚步。

已经快日落了……他的内心不禁焦急了起来,疯狂叫喊着的不安让他幼小的身体几乎无法顺畅地呼吸。艾索德,你在哪里……!他在内心不停地呼唤着,碍于潜藏的危险,他不能大声地呼喊出来。清冷的深蓝逐渐覆盖住了阳光的颜色,黯淡的月色之下,锋刃武者眉一皱,直接甩下手中提着的格雷特,再次开始奔跑。

 

拐过一个、两个拐角,锋刃武者此刻无比地期待着下一刻,符文杀手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仍清晰地记得,上一次他感到如此地焦躁之后不久,符文杀手满身是血,奄奄一息地从战场上回来。看见对方那重伤的模样,他从未那样的感到心如刀绞。啊啊……对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原来早就喜欢上了这个莽撞而逞强的少年。

 

而在此时,他隐约听到一个声音。

锋刃……哥……

 

“符文……?!”握紧了拳,锋刃武者凭着直觉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喷去,果不其然看见倒在街道正中央的符文杀手。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奔到对方身侧,小心翼翼扶起符文杀手的脊背,侧过脸将耳朵贴在他胸膛——

噗通、噗通。

 

在听见心跳后,锋刃武者松了一口气,随后生怕迟了一刻似的,将符文杀手打横抱起。幸好他的手臂力量还勉强撑得住。

定了定神后,锋刃武者往拜德郊区跑去。

 

 

===

 

很好,终于发展到这一步了。看来下一个部分我可以稳健地开车了,兄贵颜(?)

拖了好长时间不好意思!拖延症越来越严重了……

得治。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