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絮_一只阿拉斯加犬

温和好相处!
图文双修不精
有产粮的列表:
FF14/ELS/FGO/原创/i7
请找我玩!

【Elsword】You.

-Attention!-

-Elsword相关,cp向是BMxRS

-异能梗。BM:半狼人;RS:吸血鬼(事实上本文并没有在这边下重点只是为了制造气氛!!

-一波糖,没错我就是喜欢写糖(……)

OK?

 

 

午夜的月光铺遍哈梅尔的城郊,蓝与白色调的残破建筑间银色刀光一闪而过。麻利地将身前碍事的魔族斩为两半,锋刃皱了皱眉。血珠顺着他的右手臂滴落下来,随意地甩去几滴其上的血液,他再次往四周望去。

 

寂静无人。

 

——周围还有潜伏。他如此判断道,午夜时间若不是为了偷袭,魔族不会出现在离红色骑士团驻地如此之近的地方,并且,必定不只有一只。

呼啸的风声从他耳边掠过,果不其然,身后魔族嘶吼着挟亮蓝色闪光向他袭来。

“哼,雕虫小技。”

锋刃抬起手中的长刀,上边沾满了魔族深色的血迹几乎看不出原本银白的颜色,却仍然散发出清冷危险的气息,如同锋刃本人。

伏低身体迅速转身,刀刃还未施力砍去,他便看到魔族背后亮起红色火光——

 

“爆裂斩!”

一人高的符文阵爆裂开来,而魔族亦被完完全全解决变为一堆肉块,锋刃撑着刀抬头看去,符文杀手正满脸笑容地向他伸出手。

摆了摆手,锋刃自己便站了起来,沐浴在月光下的感觉让他很不好。

“这边魔族大概全都解决完了……还好锋刃哥你灵机一动说要来这边散步,一下就发现想趁着月黑风高干坏事的家伙了。”符文杀手伸了个懒腰,低头瞥了眼地上已经开始消失的尸体后抬头注视着紧皱着眉头的锋刃武者。

 

“锋刃哥……?你还好吗?”注意到月亮已经从大片的阴云中露出,符文立马将锋刃往旁边拉了一步进入建筑的阴影处,鼻翼一耸却敏感地捕捉到血腥的味道。意识到身旁的人手臂有伤,符文显得有些担忧:“你流血了。”

 

锋刃却摇了摇头,“我没事,这点伤口回去包扎一下就好。……还是说,你想喝血了?”半开玩笑地说完了后面那句,趁对方愣住他伸出手去揉了揉符文的头发,果不其然被一个后跳给躲开,他有点好笑地看着符文抱着脑袋一脸不满。

“哇啊你手上有血!!”

 

 

 

= = = =

 

 

 

“狼人的血真的不好喝。”

“可我也算半个人类。”

符文坐在被子上撑着脸颊望向床边正剪断绷带的锋刃,烦躁地“啊啊——”几声将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声音传进锋刃的耳朵。“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好奇……”

锋刃挑了挑眉,将急救箱放回抽屉里活动几下手臂确保绷带不会太紧。“我看出来了,还有,”边说着,他伸出纳斯德手臂拎起窝在床上的人的后衣领,“去洗个澡,你身上也有血腥味。”

 

听罢,正假装自己的脸与枕面融为一体的人猛地抬起头来往自己手臂上猛地嗅了两下。“没有啊?锋刃哥你在说什么呢……呃!”符文刚想反驳锋刃的说法,抬头便看到对方放大无数倍的脸。呼吸停了一秒钟,他僵硬地看着锋刃搭着他的肩膀将鼻尖贴近他大开的领口,轻柔地掠过脖颈,最后气息落在脸侧,磁性的声音传入耳中。“有。”

“相信我的嗅觉。”说完锋刃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对方脸上升起的红晕让他被月光照射而感到骚动烦躁的内心稍微平静了下来,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再次开口催促。“快去洗澡。”

 

符文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加速跳动。不知怎的,他未经思考脱口而出。“锋刃哥,要一起洗吗?”话一出口,符文便被自己哽到,虽说他们以前也有共同洗浴过,但这个情景下做出邀请真的是蛮羞耻的一件事——至少符文是这么认为的。

但他知道锋刃不会拒绝。

“好。”锋刃回头望了他一眼,简短地回答道。

 

 

真的好奇怪啊。

符文抓着肥皂往自己身上搓,沉默中的尴尬气氛蔓延在整个浴室里。要讲点什么话题呢……他陷入了小小的困惑中,说实在的,他真的找不到什么适合在浴室里说的,或许是因为几乎从不跟别人一起洗……

忽然之间,一个想法窜过他的脑海。

 

正为手臂上的伤口阻挠无法展开动作的锋刃悄悄叹了口气,刚望向旁边的符文便看到他往自己这儿蹦跶过来。“锋刃哥,你手不太好使,我帮你搓背吧。”

啊,正好。

刚想去拜托对方的锋刃点了点头,爽快地答应。“麻烦了。”

闭着眼睛,锋刃边感受着背部毛巾的移动边努力让自己的狼人心平静下来,背后忽然传来符文的声音。“说起来,之前就想说了,锋刃哥身上的伤疤好多啊……不愧以前是出生入死的人。”锋刃缓缓睁开眼,湿漉的黑发上一滴水珠顺着脸颊滑落。“那些都是我的过去。有它们在,我便不会忘记以前发生过的事。”

背部的动作忽然间停止了,他能从少年的声音中读到他的犹豫。“……抱歉。”

“没什么,”锋刃摇了摇头,将手撑在膝盖上,一时无言。“我不会再沉浸在过去中了。”

“……锋刃哥。”

“嗯?”他回过头去,看见符文正少见地满脸严肃。“虽然我不是很会表达……”

他眨了眨眼。

“这些是属于你的过去,但我们将会一同创造将来。”锋刃看见符文的眼中闪烁着坚定,还有无论何时何刻——都不熄灭的火焰。那正是不断吸引他靠近这个孩子的东西。

这一次锋刃是明朗地微笑了起来,“符文,你长大了。”

“哈啊——?什么啊,我早就成为大人了。”略显夸张地这么说着,符文轻咳了一声。“你还未成年呢。”锋刃耸了耸肩,转开花洒将身上的泡沫冲去。

 

 

 

= = = =

 

 

 

在房檐的阴影之下仰望着满月,锋刃有些感慨。

从厄泰拉开始认识符文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那孩子还叫做魔骑,而他还是一个四处作恶的飞船统领。那是从他失去一切之后第一次有人对他伸出手,最初他被这个冲动冒失的小鬼头出彩的力量折服,即使他还是那样的不成熟,但他从那孩子身上看到了谁都无法比拟的光芒。

而他想要守护这样难能可贵的光。

当然他知道,现在的符文强大到无需他的守护,但有些时候他那猛冲的性子仍然让锋刃感到担心。与艾尔搜查队走过这样长的路途,锋刃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符文产生同伴以上的感情,但无论如何,在一切结束之前他会一直守护在符文和艾尔搜查队的大家身旁,至于结束之后——

锋刃回头从窗外望入房间内早已经以大字型睡着的符文。

——就让他来抉择好了。

对自己苦笑了一下,锋刃回到室内把被折腾下床的被子盖回小鬼头身上。俯下身,他轻柔地在对方额头上印下一吻。

“晚安。”

 

 

 

 

 

 

===

半夜通了脑洞才把这篇写出来,果然我还是喜欢BMRS。差点就跳AinEls无底坑了。 (已经跳了好吗

明年高三,趁还没彻底忙起来赶紧多产点东西(这就是你不做作业去写文的理由吗

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评论(2)
热度(14)